闹世于安

点开看看嘛٩( 'ω' )و
你好呀 这儿简应谦
叫应谦就好
算了随便可爱的小姑娘怎么称呼
经常立今天必须更文那种flag
↑不可能实现
偶尔发点文笔烂的脑洞
虽然渣但是不许偷运!
转发的话麻烦注明出处再和我说声
在找文绑呢
想勾搭画圈太太什么的我才不会说出来
拍肩2071594529

不是自我介绍的自我介绍

唔大家好阿!
这里是你们最不可爱的列表,我叫简应谦!可以叫我应谦或者谦谦!昵称的话叫苹果!
平常爱好写写喜欢的东西!文笔很不好有在练!
混圈的话就是第五,杀戮天使,K漏,自创设子。暂时这些。
喜欢吃刀子!因为觉得刀子很考验文学水平emmm绝对不是抖M!
来了就留下给个小心心和关注嘛会爱你的ww
平常咸的慌!请肆意勾搭!
企鹅号是2071594529
我真的超级好相处好勾搭!我就是俗称的俄罗斯套娃网友!没熟你会觉得我像沙雕网友,熟了之后你会觉得我就是沙雕网友。
嗯然后不太会开车啦爱开刀倒是真的。
很喜欢鸽鸽,如果鸽了请一定催我!我是那种大懒虫!不催就不会动笔!
最后请一定勾搭关注!
以上。
                  简应谦

摸鱼鱼

 
  摸鱼随笔
  从前有个侠客。
  对,就是那种每天喝喝小酒泡泡醉红楼给钱就去帮忙杀人偷东西的侠客。
  这个侠客很有名。他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钱,从小白一步一步打拼到今天的世人皆知。江湖快意圈很不好混的,一个不注意什么时候就可能被杀掉的。侠客喝着酒回忆着自己的辛酸血泪史,眼泪哗啦啦哗啦啦。
  侠客没什么朋友,玩得好的就一画师。这画师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从小被教养得安分又有礼,只可惜是侧室出的庶子,不被人重视,还整天被哥哥姐姐欺负。画师能怎么办,画师也很绝望阿,只能每天涂涂画画打发时间。虽说是庶子,但是家里的钱烧不完,供自家小孩儿画画还是可以的。
  画师是安静的性子,两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侠客拍着桌子说得唾沫横飞感情毕露,画师安安静静在旁边举着画笔在画上修改。
  侠客:……
  侠客感觉自己被无视,他很生气。
  侠客: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说的那么认真的,你看我感情投入都那么丰富了你不理不睬的什么意思啊,是我提不动刀了吗?
  画师头也不抬,一边调着颜色一边把刚刚侠客热情激昂的话复述了一遍。
  画师:有什么事情吗,你继续讲我听着呢。
  侠客:嗯嗯嗯没事没事大佬您继续画。
  于是画师一幅画从春天画到了冬天,侠客的话也从温暖的春风里飘到了寒冬。
  侠客每次想看看画师的画,一凑过去就被画师按住脑袋拽回去。
  侠客:……
  侠客:我委屈。我就想看看你的你的画。
  画师沉默了一会:我画好再给你看。
  侠客:这幅你都画了一年了兄dei,画的啥阿,速度有点快的哦。
  画师不理睬,在纸上走笔如飞。
  日子就平淡地一天天过去了。世上越来越乱,侠客和画师还是每天雷打不动在醉红楼里喝酒画画扯天扯地。
  有一天侠客突然不说话了,坐在画师对面盯着他看。
  画师:……你别这样我瘆得慌,你有啥事就说。
  侠客:那我说了。
  侠客:最近倭寇闹得不清,上头皇帝好像很闹心。
  画师继续在纸上走笔:你继续说。
  侠客:皇上贴出告示了,说是招安江湖侠客去倭寇。
  画师笔顿了一下,抬头看着侠客:所以你要去?
  侠客沉默了一会:我已经去打听过了,圣上给出的条件挺好,有饭吃有地方住还有薪水拿,我觉得这个可以去。
  侠客:我明天就出发。
  侠客说完,向店小二挥挥手:老子先走了,酒钱小菜钱叫那个画画的人付。
  画师:……
  画师凝视了一会自己的画,和画上那个别着长刀,举觞畅饮的快意侠客。
  画师举起笔,把上面的泪痕用墨色遮掩。
  听说……听说政府招安的侠客们自成一队,深入倭寇帐营攻下倭寇头。
  听说……圣上要把公主许配给那个功劳最大的侠客。
  听说……那个驸马爷,来到了画师和侠客天天喝酒的那个小村庄。
  店小二看见侠客熟悉的脸:用毛巾擦擦手笑着迎上去:哟,黑郎打仗回来啦!要吃些什么,我的请!
  侠客没开口,侠客身边的小奴倒是骄傲得紧:狗奴无礼,这是咱当今驸马爷,怎么能直呼名讳!
  侠客轻飘飘瞪了小奴才一眼,道:小二,之前那个经常和我一起来喝酒的文弱书生去哪了?
  店小二跪在地上,毕恭毕敬:回驸马爷,那个画家在你走后一年就重病不起,暑月时投井了。
  侠客愣了一下,表情平淡,身体的僵硬和握紧的拳头却出卖了他的震惊。
  侠客:他在哪儿投的井?
  店小二愣了一下,低着头:回驸马爷,这个小的实是不知。但是听坊间传闻,那个白面书生视若珍宝的画却是被他放在了您原先的房里,说是您一回来就可以看见。
  侠客一下就冲了出去,不顾身边手下的阻拦,狂奔向自己原先房子的方向。
  过了三年,房子变了样,里面的东西都被不知哪个贼寇搬走了,只有一个画卷轻飘飘落在地上。
  侠客屏住呼吸展开画卷,看着上面年少时自己意气风发的脸和肖像下面题着的落款和一行诗。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潸然泪下。

                       简应谦

卧槽对不起对不起我大概一年没更新了!!!表取关我阿hhh 我立个flag!!!我50fo的时候会开婴儿车的!!!!!打算进军K漏tag了emmmmmm

一通瞎写

家犬和主人怄气,咬断了自己的牵绳。
它想要主人像原来一样对它笑,摸它的头,安慰它。这次没有。
它等啊等啊,一直等不到主人来找它。
它可着急了,去主人家找主人。
呀,绑在主人牵绳上的,是一只穿着它的旧衣服的流浪狗。
它后悔了。它舔主人的手,它蹭主人的裤子 它围着主人转啊转。
主人看着它笑了。快看,这只流浪狗真亲人。
是啊。我是……流浪狗。
自讨没趣的,放弃好生活的愚蠢的流浪狗。

〖佣园〗 故人终归 刀

  艾玛觉得那个总是披着披风的男孩子很害羞。
  谁叫他第一次和她说话会脸红的。虽然现在他可以把她头发薅秃还面无表情。但是!你的红耳朵我还是看得到的!
  老是那么客气的叫她园丁小姐,甚至比不上克利切热情。
  别以为你喜欢我我看不出来,我没跟你说而已。切,傻子。看在我喜欢你的份儿上,原谅你了。
  雇佣兵的活儿,总是出其不意的出现。他和她讨论了几天,终于打算离开这个庄园。
  “那我走了?”他试探着。“再见,我等你回来。”她强忍眼泪,背过身挥手。
  没有他,日子照样过。谁,谁想他了!艾玛红着脸跑开,泪水却丢脸地流了下来。是啊,已经五年了。
  身边的人都劝艾玛,他不可能回来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艾玛苦笑。可惜,这棵笨手笨脚的歪脖子树,她怕是下不来了。
  艾米丽来看艾玛,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胡扯了好久,话里话外都是让她不要难过了,奈布已经永远回不来了。艾玛唇角勾起“我答应过他,要等他回来。”艾米丽终于踏出她家大门的瞬间,艾玛终于忍不住泪水决堤。
  那天晚上,艾玛哭着跪在庄园主面前。“我付出什么都可以,只要那个人能回来……”“真的付出什么都可以?你确定?”“确定”
  第二天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艾玛,脸上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笑容灿烂。众人看着突然回来的佣兵,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艾玛。里奥慌乱地冲出来:“我女儿不见了!”众人慌了,开始满庄园寻找艾玛。
艾玛站在他们身边的空气里。
----------割----------
大概就是艾玛变成了灵魂状态,失去的是身体。
求锤爆

〖佣园〗 试水作 关于生病

  艾玛小姐生病了。
  其实吧这件事全怪奈布。一个大男孩干嘛这么爱好看,揪着艾玛去不停演绎试图抽出刺客披风。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朴实的肤色。
  艾米丽愤愤地一只手给艾玛灌药,一只手给班恩发短信取消今晚的约会,然后手那么一抖。整杯药糊艾玛脸上了。
  哦。
  艾米丽鬼鬼祟祟地打算溜走丢下一脸棕色不明液体睡正香的艾玛,转角遇见脆脆鲨。
  别担心我没事儿我头上的伤不疼我顶得住。艾米丽式坚强三连。
  艾米丽精心为病人布置的病床上躺上了她自己。
  奈布攒了十几个精华试图抽出他日思夜想的披风。
  〖巴啦啦能量——刺客披风——〗
  奈布嫌弃地扔掉了鹿头吹爆的冰蓝皮。
  〖巴啦啦能量——〗
  玛尔塔的性感海军服。
  奈布•萨贝达进化——
  奈•我要这些玩意有啥用•布•萨贝达——
  我们的佣兵先生穿着原皮拎着一袋不属于自己的衣服愉快地回到了庄园。
里奥暴打完艾米丽之后试图自己照顾艾玛,来自老父亲的神秘力量促使他做了足够整个庄园吃一年的不同品种小蛋糕。
  里奥怀着初恋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推推艾玛,没醒。再推,又没醒。
哈——欠 连着帮裘克那家伙值了两天的班,我jio得我要休息
  duang——里奥沉重的脑袋垂了下去,随后整个人扑到地上。
  奈布拎着给艾玛的衣服冲向圣心医院。
  “园丁小姐——”熟练地左拐右拐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来到里奥用暴力威胁艾米丽给艾玛收拾的VIP室。
  “……”画面有点美哦
  里奥从房间里拿着脆脆鲨火速冲出来,一抬头,一脸的草莓奶油。

_________割掉________
辣鸡软软的试水作 麻烦往死里怼谢谢